南昌青英创业项目发布

chuangye333

南昌青英创业项目发布会举行。江西省人社厅副厅长王文斌出席活动并致辞。他表示,近年来,江西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培育壮大大新动能,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劲动力。希望企业积极参与江西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共同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同时,也希望各位专专家为江西发展建言献策,推动江西高质量发展。

一、历史上有什么设伏没吃掉对方,却被对方反包围反杀的经典战例?

优质答案1:

这里就要说到宋仁宗时期,宋夏战争中由韩琦VS李元昊的一场精彩伏击战——好水川之战了。

这场战争,让韩琦成为千古笑柄,让宋军成为了窝囊废的代名词。

然而,又有谁知道,这是一场勇士与勇士的对决!

这是一场智慧与勇敢的角逐。

这是让宋朝痛入骨髓的一场战役,也是古代战争史上一场最经典的伏击战,更是一场伏击与反伏击的战争名局!

好水川之战,谁是猎人,谁是猎物,拭目以待。

准备好了吗?食堂开讲,史上最全好水川之战,现在开始。

01、宋夏反目

北宋仁宗景祐五年(1038年,该年十一月北宋改元宝元年)十月十一日,李元昊正式称帝,建立西夏,西夏和宋朝正式闹翻,宋夏战争由此而始。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宋夏开始也只是在扯皮,打口水战。

李元昊向宋朝递“嫚书”意在激怒宋朝,图谋把战争的责任归于宋朝。

为什么?

因为宋夏旁边还有个巨无霸在旁边看热闹。 这个巨无霸叫辽国,宋朝的兄弟,西夏的老丈人(李元昊娶了辽国兴平公主,成为辽国驸马)!

扯了一会,宋夏战争终于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宝元二年(1039年)十一月,李元昊率军进攻北宋鄜延路。

李元昊咣咣当当一登场,接连遭遇三场败仗,首先在鄜延路被狄青打得满头包;

接下来许怀德老当益壮,狠狠教训了李元昊一顿。

李元昊一看,这一老一少惹不起,调转枪头去环庆路碰碰运气,结果又被环庆路钤辖高继隆给来了一记狠的。

高继隆伙同庆州知州张崇俊等人率军杀向西夏老巢,攻破西夏前沿军寨——后桥寨!

李元昊刚出来显摆显摆,就连挨三记闷棍,后院还起火了,他只能被迫撤兵!

宋夏初战以宋朝大获全胜而告终,宋朝在攻守两端都占据绝对上风!

然后北宋疯了!

大宋90%以上官员都在叫嚣干掉李元昊!

只有少数人表示反对,主张和李元昊和谈。 其中有两个比较有名,一个是夏竦,一个是吴育!

但是两人的意见被当时宰相张士逊轻易反驳!

这时步军副都指挥使、鄜延环庆副都部署(用今天的话来说是西北方面军副总司令)刘平上书请战,主张以鄜延、环庆、泾原、秦陇四路20万兵马,分两路进击,泰山压顶,以众攻夏!

刘平信心饱满,因为他以为李元昊只有六万人!

可实际上李元昊有50万!

但是还没等宋朝去打西夏,李元昊反而来打宋朝!

宝元三年正月(1040年,西夏为从天授礼法延祚三年,这年二月北宋改元康定)李元昊进攻宋朝。 很快三川口之战爆发,宋军惨败,前线最高指挥官范雍被撤职。

宋仁宗两次不顾富弼反对,派夏守赟总督陕西各路军政;派太监王守忠为陕西路衿辖。

这个时候的宋朝其实已经有意放弃潼关以西土地。

李元昊

当然宋仁宗对夏、王二人也不放心,打算加派人手,用两个靠谱的人。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韩琦火速奔赴西夏战场担任陕西安抚使,然后又推荐朝廷启用范仲淹。

02、官家下血本

这年五月,范仲淹还没赴任,结果战事再起,李元昊攻打永平、塞门、安远等寨。 最终永平寨保住了,塞门、安远却丢了,宋军再遭重创!

宋仁宗赶紧任命夏竦担任陕西路经略安抚使。 陕西路辖鄜延、环庆、泾原、秦凤四路,路治所设于京兆府(即长安),统京兆、河中、凤翔三府,制华、同、解、虢、陕、商、乾、耀、丹、延、富、坊、邠、宁、泾、原、庆、环、渭、仪、凤、阶、成、秦二十四州,镇二军二监(保安军、镇戎军,二军,开宝监、沙苑监)。

《清平乐》夏竦剧照

他的两个副手,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分别是韩琦和范仲淹。

其中韩琦主管泾原路(首府渭州,辖泾州、原州、渭州、仪州、德顺军、镇戎军,四州两军,后来增辖会州和怀德军);

范仲淹担任主管鄜延路(首府延州,另辖四郡,十六县,五镇,两城,两关,四堡,十八寨)!

再任命庞籍为鄜延路都总管、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主管粮草调集。

夏竦上任后,啥事都不会干,只会向官家和朝堂请求增兵增粮增钱!

经过几次扯皮,官家答应了夏竦的要求。

宋仁宗顶着巨大压力,大手一挥,向西北增兵20万,平均分配给鄜延、环庆、泾原、秦凤四路;

再征集天下粮草向西北运送;

钱也不能少,司农寺先拿出常平钱100万贯,皇帝再动用自己私人腰包的内藏库、左藏库,分4次一共支出300万贯。

当然这些只是开战前预支军费,大头还在后面,宋仁宗下了血本,意思只有一个,举全国之力报仇雪恨,搞定李元昊!

朝廷的大力支持,就为范仲淹、韩琦、庞籍、种世衡、狄青、张亢等人构建的绽放光芒的舞台!

03、以守为攻

这年八月二十八日,陕西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兼知延州范仲淹来到了鄜延路的延州府,正式上任!

范仲淹一上任,就定下了战略方针一个字——守!战略目标也一个字——和!

他从上任第一天起,就没想着灭了西夏!

他的目标就是守住自己的地盘,迫使李元昊称臣求和!

《清平乐》范仲淹剧照

范仲淹在西北的举措,大致概括来说就是:改革军制,奏选良将;修城建寨,屯兵营田;安抚诸羌,发动百姓;以守为攻,以战迫和!

范仲淹化身成范修城,不停的给朝廷上书,修城,修城!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干的,他走到哪,就修到哪,修到他回京还要修!

修城成为范仲淹对付西夏人一个最重要的武器!

当然光修城也没用,还得强兵!

为了打造一支可用之军,老范偷偷的跟老天爷借了个胆子!

胆大包天的打破了大宋军制。

大宋军制规定:部署领兵万人、衿辖领兵五千人、都监领三千人,不按战将能力,只以官职大小,由低到高依次冲出阵去杀人, 并且让武将束手束脚,统一听从指挥,按文官主帅意思打,形成以文制武的局面。

范修城说,这不行,再也不能这么搞了!

从现在开始,延州府的1万8守军,分成6部。 每部一位将军主管,统帅3千人。

并给每个将军以表现机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全凭自己表现,让武将们得到空前的自由!

范修城除了修城和制定攻守方针,几乎很少直接干涉武将指挥作战。

他的军令只有一个,守住鄜延路,至于具体怎么守,你们自己看着来!

范仲淹态度很明确:你们要怎么搞,我不在乎,只要别太过,你随意,我只要你能守住城池,只要你能带出精兵强将!

世人总说范仲淹迂阔,他确实迂阔。

范仲淹迂起来,认死理,牛脾气,脑子一根筋,不管不顾,捅天,天成窟; 阔起来,做事强,龙本事,胆子大无边,无畏无惧,动地,地开裂!

这样的人雷厉风行,大刀阔斧,走路都带风,放屁都带响! 这样的人了不得,这样的人不好惹!

于是就有了:

夏人相戒曰“小范老子(范仲淹)腹中自有数万甲兵,不比大范老子(范雍)可欺也!”;

于是就有了:李元昊不敢来骚扰本应是最危险、最薄弱的鄜延路!

04、以攻为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接下来看韩琦。 李元昊不敢惹鄜延路的范仲淹,于是就去招惹主管泾原路的韩琦。

这年九月十四日,李元昊给了韩琦一个下马威,突然杀向泾原路镇戎军(今宁夏固原)西北的三川寨!

一场血战下来主将镇戎军西路都巡检杨保吉战死,三川寨失守,之后北宋连失三堡!

《清平乐》韩琦剧照

韩琦这下被砸得有点晕,但韩琦反应十分快。 第二天,韩琦就派三个都监刘继宗、李绛、王秉分兵救援!

紧接着又派泾州驻泊都监王珪(请记住这哥们,他和后来的三旨宰相同名,因善使铁鞭,号称“王铁鞭”)率三千骑兵驰援!

可王铁鞭还没到三川寨,就被西夏军重重包围。 然后他率部杀出重围,来到镇戎军城下。

王铁鞭请城内增派援兵,但城内不同意,只用绳子坠下粮食给他们。

王铁鞭也是狠人,等部队吃饱后,直接率阵杀敌,连杀数将,大振军心!

而后韩琦又率泾原路钤辖郭志高驰援,收复三川寨!

但李元昊铁了心的要找韩琦麻烦,接着猛攻镇戎军。

镇戎军是泾原路最大的军事据点,其战略地位仅次于首府渭州(今甘肃平凉),李元昊只要拿下它,就可南下渭州、泾州(今甘肃泾川北),打穿直达关中的通道!

因此尽管韩琦刚上任不久,但他绝不容有失!

面对这种局面,如果是范仲淹,会死守到底;

如果是范雍和夏竦,则只会求援;

但他是韩琦!

韩琦极具进攻思想,他要的是战,是攻,是以攻代守!他坚信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他坚信只有进攻,才能打击李元昊嚣张气焰!

于是韩琦一面调集泾原路各部火速增援镇戎军,同时把环庆路副都部署任福悄悄调了过来。

环庆路统领庆州、环州、邠州、宁州、乾州,并不归泾原路管,但韩琦是陕西安抚副使,说话也管用!

而后韩琦让任福带上泾原路和环庆路的7000精兵,还有他的儿子任怀亮、侄女婿成暠去偷袭白豹城(今陕西吴旗西)。

白豹城在庆州(今甘肃庆阳)东北200里外,原本是宋朝领土,但早在宋夏战争爆发以前,即景祐元年(1034年)七月,就被李元昊给占了。

白豹城北邻西夏重镇叶市,东接后桥诸堡及金汤城,是李元昊之前深入宋朝境内建立的重要军事基地,直接控制着东进鄜延、南下庆州的交通要冲。

说起来,白豹城已经远选脱离了韩琦的防区!

但韩琦不管,反正都是打李元昊,打哪不是打?

结果白豹城一战,任福大胜,直接拿下白豹城,战果丰硕,俘获无数!任福一战成名!

李元昊被迫撤军,韩琦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取得宋夏战争以来前所未有的大胜!

这样一来,韩琦和范仲淹来了个交相争辉,谁也不输谁,真算起来,韩琦战果看起来还更漂亮一些,当然损失也更大一点,但是宋朝就是人多,这点损失不算啥!

05、五路伐夏

从这已经看出韩琦和范仲淹的分歧了。 韩琦是彻头彻脑的主战派,一心进攻,从他上任第一天起,他就以打进西夏境内,弄死李元昊为目标;

而范仲淹是坚定的主守派,铁了心练龟缩大法,专致于防守! 一个冒险积极,一个稳妥保守!

这次胜利让韩琦信心爆棚,韩琦豪情壮志,意气风发,趁此大胜,给宋仁宗上书。

提出一个疯狂的建议:兵分五路,征讨西夏,一劳永逸,赶尽杀绝,彻底搞定李元昊,重振国威!

可是韩琦的计划,范仲淹是极力反对的!

而朝廷里的大臣对此更不以为然,抱以白眼。

你小子狂什么狂?你以为你谁?还五路进讨?

可能是宋太宗伐辽失败的阴影太大,也有可能宰执大臣们被李元昊打怕了,他们马上表示反对,找出一箩筐韩琦计划必将失败的理由。

甚至还有人觉得韩琦别有用心,是在挑逗官家对三川口惨败的愤怒情绪,是在怂恿官家,以达到他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

知道为什么有网友管宋朝叫大怂吗?

一年前,叫嚣彻底弄死李元昊的是这帮人; 结果一年后,西夏人敢一打大宋,这帮人就怂了!

想当初高梁河车神好歹经过两次大败才在契丹人面前认怂!

结果,仅仅一年,这帮人就怂了,再也没想灭夏的事。

当初叫得多嚣张,现在就有多怂!

韩琦强压心中怒火,转而征求顶头上司夏竦的意见。

夏大人,你说吧,支持我还是范仲淹。

夏竦也觉得难办,韩琦和范仲淹是他最大的左右手,两人意见都不容他忽视。

现在他们两人闹分歧,怎么办呢?

夏竦眼睛一转,又耍了个滑头,不说同意,也不说反对。

而是让韩琦和尹洙回京请示官家旨意!这么大的事只能官家做主!

韩琦一听,果然屁颠屁颠的回京了!

夏竦人精啊,一来他这附和了圣意,二来又成功甩锅,官家要同意韩琦计划,成功了他是最高长官,大功没得跑; 要是输了,又不是我要打的,关他毛事;就算要负领导责任,最多也不过召回京城。

天可怜见,夏大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回京,好好享受生活,他是最不想在这风沙之地喝西北风的!

韩琦和范仲淹想建功立业,他不想,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和晏殊一样,做一个富贵宰相!

《清平乐》韩琦剧照

等到韩琦回京后,他面临的是一场舌战,一次次刁难!

经过一番唇枪舌战,官家被说服了,同意韩琦攻夏计划。

但是五路变两路,由他主管的泾原路和范仲淹的鄜延路联合出兵,其它三路则被以各种理由砍掉。

谁也不知道韩琦这会有没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决定出兵。

就在明年正月上旬,对李元昊发动猛攻,不克不归!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06、范韩分歧

康定二年(1041年,这年十一月改元庆历,为庆历元年)一月八日,新年刚过,韩琦就差点晕了过去!

官家突然下令,鄜延路不出兵,要打你自己去打吧!

窝特?说好的5路变1路?这什么鬼!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其实也没啥,范仲淹给官家连写了三封奏章,这三封奏章直接改变了官家的主意!

让官家之前答应的两路攻夏宣布中止!

要说这事吧,在大宋会写文章还是有好处的,韩琦亲自进京争取到的东西,远在西北的范仲淹写写奏章就轻而易举的搞定了!

等到韩琦反应过来,他马上派两人共同好友尹洙去延州,去劝范仲淹回心转意,助他出兵伐夏。

韩琦相信,只要范仲淹肯帮忙,李元昊就死定了!

但是范仲淹什么人,打定主意的他又岂是这么容易被说服的?

范仲淹非但没能同意韩琦的出兵计划,反而劝韩琦放弃这样的军事冒险主义!

无关友谊,这是两个骄傲的人的坚持。 两人对西夏有着截然不同的战略方针!

范仲淹坚持的最终目的是让李元昊称臣求和;而韩琦则是消灭李元昊,灭掉西夏这个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国度!

范仲淹和韩琦是很好的朋友,但他们始终没有统一意见!

《清平乐》范仲淹剧照

韩琦最后没办法,最后的希望转向了庞籍。

因为庞籍此时不仅是鄜延路二把手,还负责整个陕西路的军需钱粮。

结果庞籍的消息有好有坏。

好消息是,庞籍答应了韩琦的计划;坏消息是西北四路都要钱粮,没法只供你韩琦一人!

说来说去,闹到最后,韩琦主张的五路攻夏,变成了两路攻夏,最终变成了一路攻夏!

实际上韩琦的攻夏计划胎死腹中!

谁又能想到,这就是宋夏第二次大战的战前准备!

孤独的韩琦遇上了狡诈的李元昊!

韩琦以一路之力对抗李元昊一国之力的决战!

07、战火重燃

康定二年(1041年),宋夏战火重燃,还没等韩琦去打李元昊,李元昊再次率大军杀到,挑起又一场大战!

开战之前,李元昊又玩了诈降的这一招。

不仅派人去泾原路见韩琦求和,还派人去鄜延路见范仲淹求和。

面对李元昊的求和,韩琦理都不理,我信你个鬼!就算你真的求和,老子也要弄死你!老子不接受叛臣的投降!

而范仲淹却不经朝廷同意,开始和李元昊进行谈和工作。

因为范仲淹在鄜延路所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当然,范仲淹也不是范雍这样的饭桶!他当即回书一封,提出八条李元昊称臣求和的条件,派韩周带着此信回见李元昊…… 范仲淹因为这事差点掉了脑袋。

韩琦也罢,范仲淹也罢,李元昊的诈降之计都失败了。

于是李元昊撕掉了伪装,率十多万精兵,进攻北宋!

这次李元昊又耍了个滑头,这个滑头耍得很妙,尤其是在他遇上的是韩琦的时候。

这年二月,李元昊再次率领十万大军从折姜(今宁夏同心)进发,经天都寨(今宁夏海原),沿瓦亭川(今葫芦河)南下,大举攻宋!

李元昊首先声称要攻泾原路首府渭州,另外分兵攻打怀远(今宁夏西吉东部),诱宋军深入,实际主力却埋伏在六盘山下的好水川口(今宁夏隆德)。

如果是你,面对李元昊来攻,你会怎么办?

一般人有三种方法:

第一,呆在老家,拼命向友军求援,回家保塔,万事大吉。这是最单纯的防守!

第二,先死守老家,绝不出去给李元昊打伏击的机会,命令各地自主作战,坚壁清野,层层抵抗,形成有层次防守,等到对方按耐不住,发动反击,一击毙命。

第三,以自己为饵,诱敌城下,派出精兵,打个反伏击!以攻代守,完成攻守转换。

第一种,是最笨的方法,有个成语,围城打援就是专门为此设置的,而这就是范雍的方法。

第二种是最稳妥的方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这是范仲淹的方法。

第三种是最激进的方法,极具进攻精神。而这就是韩琦的做法。

韩琦的做法,顺利的话,就能掌握战争主动权,获得最大的战果;但是不顺利的话,就会输得很惨。

其关键就在于知己知彼四个字,这种方法是建立在了解敌情的基础上的。

至少,你要知道敌人在哪,敌人的大概布置,反伏击的前提就是你得知道,敌人有没有伏击圈,伏击圈在哪?

韩琦和范仲淹的做法谁优谁劣?

其实也很难说,稳重之人选范仲淹,冒险的人选韩琦。

古之名将,也有不少选韩琦的方法, 而这就是好水川之战的形势。

08、战前部署

这年二月十日,得知李元昊南下后的韩琦制定作战计划。

首先,他没有在渭州城固守,他直接来到了镇戎军,迎头拦住了李元昊!等待李元昊来攻,先力挫对方锐气;

然后,他派人去前面勘察地形,勘察完毕之后他发现前面有名叫羊牧隆城的地方。

这地方好,此城东南方就是笼竿城,笼竿城北面是六盘山,而六盘山下有条河,叫好水川! 好水川这地方好,适合打伏击!

请注意,韩琦是派人勘察过地形的!

再之后,他把镇戎军里所有精锐都交给了任福,再招募18000义勇,以任福为帅,耿傅为参军事,泾原路驻泊都监桑怿为先锋。

与其配合的还有钤辖朱观、都监武英等人,其中还有之前大放异彩的王铁鞭!

最后,他命令任福从镇戎军出发,向西进抵怀远寨,然后转向南,经得胜砦,最后抵达羊牧隆城,作为奇兵,伺机破敌,以直接进攻敌人后方,若不利于战,则据险设伏,成为伏兵!

等到李元昊攻城不克,回军途中,精疲力尽之时,伏兵尽出,任福数千轻骑杀将出来,与其配合的朱观、武英一起上,一举毙敌!

而后韩琦大军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反攻西夏,有最好,没有也能给李元昊重挫!

这就是韩琦不惜以身为饵,特意为李元昊准备大餐,精心策划的杀招!

在韩琦的设计里,任福是杀手锏,是伏兵,是绝不能让李元昊察觉的伏兵,绝不能冒进迎敌!

因此他特意下令——

“苟违节度,虽有功,亦斩!”

假如你任福擅自开战,暴露行迹,就算有功,也要斩你项上人头!

从这个布置上看,韩琦完成了一个完美的战争布局!

于是这场战争就有意思了。 最先进攻的李元昊在准备打伏击,原本防守的韩琦,大军前移,先守后攻,也准备打伏击!

攻守双方都准备打伏击,并且伏击点都惊人的相似,这真是少见。

这样一来决定此战胜败的关键就在于谁能打谁的伏击!

09、伏击开始

二月十三日,任福率军悄悄的到了捺龙川。然而,就在这时,任福听到了一个消息。镇戎军西路都巡检常鼎等人正与西夏军战于东南方的张义堡!

这个消息就此成了这场大战的转折点。

任福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他想都没想就率军冲了上去,把韩琦特意交待的命令扔到了脑后!

由于任福率领的是精锐中的精锐,张义堡一战,任福大胜,毙敌数千,西夏军立刻奔逃!

然后任福又下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下令追击,一追就是三天!追到了六盘山外的笼竿城。

任福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李元昊的诈败之计,为的就是诱敌深入,打宋军伏击。

看到这,你或许会觉得任福擅自追击,就是一个大笨蛋。

可是,任福虽然有错,但他的追击路线其实也没有太背离韩琦设计的路线;

他也是奔着韩琦设置的伏击点去的。

当然,他出现了偏差,一头钻进了李元昊的伏击圈!

任福万万没想到狡诈的李元昊,高举进攻大旗,却弄了个伏击圈,而伏击圈和韩琦的伏击点这么近!

这点任福不知道,韩琦也不知道! 说好的打渭州,怎么就事先布置了伏击呢?埋伏下了? 不知敌情的错误任福犯了,韩琦也犯了!

而倒霉的任福此时还根本不知道自己钻进了李元昊的伏击圈!

任福停下了脚步,平静的在笼竿城扎营,此时他的友军朱观、武英屯扎在隔着六盘山的笼洛川。

而王铁鞭则驻扎在羊牧隆城,都离的不远! 他们准备休整一夜后赶往羊牧隆城汇合,然后认真执行韩琦的伏击战战术!

猎人游戏正式上演,可谁将会是猎人,谁又将会是猎物呢?

这年二月十四日,朱观、武英拔营而起,进至姚家川,准备奔赴羊牧隆城,与王铁鞭汇合; 而任福以都监桑怿为前锋,率军出六盘山,沿着一条河,向羊牧隆城前进!

然后他们赶到羊牧隆城5里的地方。

请注意,这条河叫好水川!

好水川之战形势图

就在这时,桑怿发现了好水川河边摆放着五六个很奇怪的盒子,每个都不太大,但里边传出了鸟的鸣叫声!

于是他跟任福将盒打开,然后里面的鸟全部飞出,而这就是李元昊进攻的信号!

准备已久的李元昊大军闻讯而出,好水川之战就此爆发!

10、鏖战好水川

任福此时已经来不及去想为什么李元昊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家主帅设置的伏击点了!

他马上下令桑怿冲上去,为大军布阵争取时间!

任福的反应是及时的,桑怿的冲阵是英勇的!

但任福的处境十分危险,任福大军所在的好水川,是一片平躺的谷地,他根本就没有缓冲的余地!

于是还没等他列阵,西夏大军冲了过来!

任福没办法,只能迎头而上,身先士卒,与西夏大军交战!

这样的战争是令人绝望的,大战两个时辰后,宋军开始崩溃!

请向这群勇士致以敬意,他们不愧是精锐,骤然遇袭两个时辰才开始崩溃!

就在这时,任福似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马上令桑怿和自己儿子带队冲向一座高山。

希望占据这个山头,据险而守,然后多坚持一段时间,等待援军来救!

这确实是任福的一线生机,因为救兵已经火速赶来!

但是,李元昊是比他更先到好水川的,他精心布置的伏击圈,又岂会让任福抓住生机!

宋军刚往山上冲,山头出现了西夏军队! 完了!

这下彻底完了!

山头的西夏人居高临下,有如泰山压顶!

于是任福在山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儿子和桑怿阵亡。

这下不用打了,死定了! 每一个宋军都知道死定了!

任福的亲兵劝他逃命,虽然很有可能逃不了,但再打是必死无疑,此时逃跑说不定还能侥幸死中求活!

但是任福拒绝了,他高呼道:

“吾为大将,兵败,以死报国耳”!

这句成为了他的遗言! 说完他继续战斗,然后阵亡!

他的军队全军覆没!一个活口都没有!

任福完了之后,接下来就轮到朱观和武英了,他们在姚水川被包围了!

他们的情况要好一点,两个原因:

第一,他们是李元昊的二号围捕对象;

第二,韩琦火速派来的两千骑兵,在渭州都监赵津的率领下火速赶来。

但是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又是两个时辰。

这支宋军也崩溃了,首先赵津阵亡,然后武英重伤,宋军一败涂地,濒临绝境!

这个时候武英劝参军事耿傅逃命,因为耿傅是文官,虽然两次科举未中。

但是他沉默!

武英急了,又道:

“英乃武人,兵败当死。君文吏,无军责,奈何与英俱死?”

他还是沉默,然后率军冲阵,这个时候没有武人和文人的区别,大家都是大宋军人!

然后他和武英一起阵亡!

接下来就是朱观了,他运气好,带着一千败兵败将冲出了包围圈,并且很幸运地找到一段残垣断壁。

然后这段残垣断壁拯救了他的性命,他依靠这段残垣断壁,拼命射箭,等待援军。

还好,老天爷没有抛弃他们,泾原路都部署王仲宝亲自率军及时赶到战场救援,朱观得以生还。

这样一来两支宋军除了朱观,任福父子、桑怿、武英、赵津、耿傅、等200余名将校无一生还,士兵阵亡过万。

这个时候再来说说王铁鞭!

当任福和西夏大军激战之际,羊牧隆城里的他得知了消息。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是我,我会呆在城中不出来!

这样我可以据城而守,然后祈求上苍保佑,祈求援军快点过来!

这样我很有可能没事!

但是可惜,羊牧隆城里的不是我,而是王铁鞭!

他为了尽可能的给任福一线生机,率军出城,向西夏大军发起冲击!

嗯,他的手里有4500个勇士,他面对的是李元昊十万大军!

但是他毫无畏惧,疯狂冲阵! 一次,两次,三次,他冲了不知道多少次,始终都没能为任福大军冲开一条狭窄的生路!

然后王铁鞭的部下怕了,他们也是人,也怕死!王铁鞭杀了几个逃兵,以激励士气,但是没用!

谁也不傻,谁都看得出来再冲必死无疑!

王铁鞭没办法,默默的跳下了马!

士兵们松了口气,以为他放弃了。正等着他率领大家回城。

这个时候,王铁鞭向东叩拜,然后悲叹道:

“臣非负国,力不能也,独有死报耳!”

以身许国,这是王铁鞭为大宋许下的诺言!

然后他——

“杀数十百人,鞭铁挠曲,手掌尽裂,奋击自若。马中镞,凡三易,犹驰击杀数十人。矢中目,乃还,夜中卒。”

王铁鞭就这样阵亡!

好在英雄有后,他的儿子王光祖也成为一员勇将,而他的孙子王禀更是北宋末年的名将,镇压过方腊起义,参加过童贯北伐辽国,后来在靖康之耻中,他坚守太原九个多月,最后和儿子一起殉国。

王铁鞭祖孙四代,满门英烈!

最后苍天有眼,王禀的孙子王沆逃过一劫,逃奔南宋被封为王,到了近代王沆有个后代叫王国维!

说回好水川之战!

战争进行到这已经接近尾声! 王仲宝赶到战场后,李元昊像往常一样,立刻撤兵回国。 好水川之战就此落下帷幕!

11、千古笑柄

怎么评价埋身的好水川宋军将士? 他们虽然失败了,但他们死得英勇,死得壮烈!

北宋朝廷因此对这些阵亡将士没有任何处罚,并且个个有赏!

宋史也因此评价道:

“好水之败。诸将力战以死。噫!趋利以违节度,固失计矣。然秉义不屈,庶几烈士者哉!”

但不管失败者多么壮烈,结局无法更改,好水川之战以宋军惨败而告终!

好水川之战是结束了,可战后怎么追责?

韩琦在第一时间上书朝廷,把败军之罪都揽在自己身上。

但夏竦派人去打扫战场,在任福的身上搜到了韩琦当初亲手写的军令。

好了,罪魁祸首找到了,就是任福不听将令!

与韩琦无关,他只需要负领导责任!而不是直接责任人!

请不要误会,夏竦这么做不是为了韩琦,而是为了自己!

如果韩琦是主要责任人,他作为韩琦顶头上司,他有没有责任?必须有!

但是如果主要责任人是任福,那他的责任要小很多,这就是他的目的!

夏竦的说法迅速被朝廷采纳,韩琦也没有为任福辩解。

任福将军,想必你不介意背上这口黑锅,毕竟你都死了,就为活人做次贡献吧!

就这样,任福成为好水川之败的罪魁祸首!

其实阵亡是任福最好的结局,他死了,哀荣可保;他活着,活罪难逃!

而宋仁宗呢,他最可怜,他出了这么多钱,用了这么多贤臣,想要的结果没得到,他得到自己的将士英勇奋战,却不幸战败的消息!

他甚至只知道好水川这个小地方在西北,却不知道为什么大战会在好水川爆发!

他对好水川真相一无所知!他被瞒得死死的!

夏竦、韩琦在骗他,范仲淹、庞籍也在骗他,前线的每一个大佬,朝堂上像吕夷简这样的每一个大佬都不会傻乎乎的对官家全部说实话!

而这些人正是他必须要倚重的国之柱石。 同样是欺君,小人物欺君是死罪,大人物欺君是为国欺君。

就算官家事后知道了,恼恨之余,也只能大度的原谅他们啦!

就这样,文官的脸面保住了,官家的脸面保住了,大宋的脸面似乎也保住了,都TM是武将的错!

但是好水川之战败得太惨,就算是一点领导责任,谁也吃不消。

这年四月,夏竦和韩琦通通被贬!范仲淹也跟着倒霉,因和李元昊私自通信之故,贬知耀州,职责不变。

当然事后来看,这也只是为了应付舆论做的表面工作。

其中夏竦觉得自己很倒霉,老子这TM都韩琦害的!

范仲淹最惊险,差点人头落地,但他运气好,因为吕夷简保他,他反而罪过最轻,仅仅一个月后,范仲淹就改知庆州,兼环庆路都部署司事。

至于韩琦自然也是贬官了事,不仅如此,还有一个终生难堪的场景在等着他。

等韩琦回渭州时,渭州城涌出几千名披麻带孝,举着灵幡,抛洒纸钱的百姓。

他们都是好水川阵亡的将士遗属。 他们拦住韩琦的马,痛哭流涕道:

“汝昔从招讨出征,今招讨归而汝死矣,汝之魂识亦能从招讨以归乎?”

我的儿啊,你跟着韩琦一起出征,现在韩相公回来了,你们却死了,你的灵魂还能跟着韩相公回来吗?

韩琦闻言,羞愧难当,无言以对,只能泪流满面,狼狈而逃!

而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还在后头。

北宋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践行者——张元同志就是在这个时候写了首耳熟能详的诗——

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

满川龙虎辇,犹自说兵机。

此诗一出,韩琦贻笑千秋!

与之而来的是,英勇的宋军和韩琦一起成为千古笑柄。

此时的韩琦会不会悔不该不听范仲淹之言?

骄傲的韩琦的回答是不,胜败乃兵家常事,这一场失败又能说明什么呢?

如果官家支持他的五路攻夏,结局还会这样吗?

《清平乐》韩琦剧照

12、战争善后

而对于大宋来说,追责就此结束,接下来还是想着怎么善后吧!

不久,陈执中全面接手西北军政大权,顶替夏竦担任陕西经略安抚招讨使,夏竦又改知永兴军!

但是陈执中和夏竦不和。

官家没办法,无奈之下出了个昏招,又和了一把稀泥,把陕西大权分割。

夏竦在鄜州,陈执中在泾州,范仲淹则调回了庆州,韩琦在秦州。

甭管宋朝怎么折腾,问题还在,接下来该怎么对付李元昊?

宋夏战争进行到这,战争何时打,在哪打,怎么打,全部由李元昊说了算。 大宋军队被李元昊牵着鼻子走!

韩琦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主动权被李元昊捏在手里了,堂堂大宋只能被动防守了!

原因很简单,李元昊打大宋,绝不仅仅是只能打陕西四路!他还可以打河东路!

河东路是大路,辖并、麟、府、丰、代、忻、汾、辽、泽、潞、晋、绛、慈、隰、石、岚、宪法、等十七州;平定、火山、定羌、宁化、岢岚、威胜六军;永利、大通二监。 尤其是麟州、府州、丰州离西夏最近,最容易被李元昊进攻!

知道韩琦为什么主张自己主动打西夏了吧,宋夏国境线实在太长了,李元昊可任选目标,任意打击!

范仲淹的方法确实可以,可以保住鄜延路,可大宋能做到每路都像鄜延路一样吗? 就算能做到,像范仲淹那样四处修城,大宋财政吃得消吗?

果然,李元昊在河东路闹了个天翻地覆。 可惜,韩琦输了,好水川之战让他抬不起头,自此之后,宋仁宗一朝开始执行范仲淹战略。

这年十月,宋仁宗下令,夏竦被贬河中府知府,陈执中被贬陕州知州,两人被剥夺陕西一切军政大权,同时陕西路一分为四!

不要陕西路了,底下四路自己玩去!

韩琦知秦州,主管秦凤路统兵2.7万; 范仲淹知庆州,主管环庆路,统兵5万; 庞籍知延州,主管鄜延路,统兵6万; 王沿知渭州,主管泾原路,统兵7万!

四人各自兼任本路的马步军都部署、经略安抚缘边招讨使。

这年十一月,范仲淹给宋仁宗上了封奏章——《上攻守二策状》。 在奏章中,范仲淹详细的研究了攻和守两个战略方针。

然后范仲淹的主张得到了贯彻执行。 范仲淹什么主张?积极防守,迫夏求和!

主张的具体措施就是修城!

于是四路主帅开始化身韩修城、范修城,庞修城,王修城。

此后,修城成为宋朝对付西夏的最佳范本,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是修城开道。

当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史书有了那句

“军中有一韩,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

然而,又有谁还记得好水川那些浴血奋战的勇士呢?

优质答案2:

粟裕将军早年经历过的“谭家桥战斗”就是如此,1934年深冬,红十军团以约8000人设伏,试图首先歼击迎面而来的王耀武补充第1旅。结果由于战斗部署错误,伏击战打成了遭遇战,最终红十军团作战失利,酿成了后面几乎全军覆灭的严重后果。

(粟裕将军)

先介绍下此战双方的实力对比,红十军团当时下辖第19、第20和第21共三个师不到8000人,其中还有近2000名非战斗人员,因此能够投入作战的不足6000人。当红军进入皖南地区时,浙江保安处长俞济时奉命指挥敌第49师、补充第1旅和保安第二纵队共11个团20000余人迎面扑来,其中补1旅为前锋。

“补充第1旅”虽然番号看起来很土很杂牌,其实是貨真价实的中央军嫡系部队,也就是后来第74军第51师的前身,该部由钱大钧“保定编练处”训练出来的三个团为基干编成,军官大多为黄埔生,装备也比较精良。补1旅还配属了浙江保安第2团的一个营,作为带路部队,两者总兵力达到5800余人。


(王耀武)

按照集中兵力歼敌一路的原则,红十军团在乌泥关至谭家桥这段公路的两侧预伏,如果能够一口吃掉王耀武旅,则俞济时的“进剿”基本也就破产了。但问题在于,红十军团的兵力跟补1旅相比,其实并不占多大优势,同时在战斗部署上又出现了重大失误,伏击战打砸了。

红十军团是由原红七、红十两个军团合编的,黄埔一期刘畴西任军团长,粟裕为军团参谋长,其中第19师由原红七军团改编,军团长寻淮洲改任师长,是最有战斗力的队伍。红20师由原红十军团改编,而第21师则是合编后的新建部队,战斗经验和战斗力都差强人意。

(粟裕)

然而军团长刘畴西一意孤行,他安排用红20、红21两个师沿公路两侧埋伏,却把最有战斗力的红19师作为预备队部署在一个山沟里。1934年12月14日上午9时,当补充第1旅前卫团刚刚走进伏击圈时,红20师个别战士又因为过分紧张而步枪走火,结果红十军团的伏击计划一下子就暴露了,后面的王耀武听到枪声,立即命令旅主力抢占公路一侧的制高点515高地。

等到寻淮洲的红19师闻讯杀出时,战场形势已非常不利,红军名将寻淮洲亲自率队仰攻515高地,结果英勇重伤直至牺牲。由于补1旅装备和火力都远优于红军,因此当伏击战失去突然性后,变成了双方正面交锋,战场主动权逐渐易手,历经八小时激战,至下午5时红军已经取胜无望,被迫撤出战斗,谭家桥战斗终告失利。


(寻淮洲烈士)

是役红军损失500余人,伤亡虽然不是特别巨大,但本来就不多的弹药战后所剩无几,本来是准备干掉补1旅来补充自己的,结果未能成功,并且士气受到严重挫折。最关键的是谭家桥战后,军团长刘畴西信心倍受打击,此后消极避战,几次作战失利,而聚集的敌人却越来越多,形势更加危急。

鉴于红十军团在皖南已无法立足,方志敏、刘畴西决定撤回闽浙赣根据地。而俞济时指挥14个团疯狂围追堵截,军团参谋长粟裕率领800人为前锋,连续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已经接近突围成功,可惜刘畴西指挥的大部队却行动迟缓,最终在怀玉山被敌人重兵合围。红十军团由此遭遇失败,刘畴西、王如痴和本来随前锋部队行动又折回去寻找主力的方志敏先后被俘,殊为可惜。

而红十军团的前锋部队数百人,则在粟裕的率领下突围成功,并且始终坚持在闽浙游击区与敌人作战,又逐渐发展成为“挺进师”和未来的新四军第二支队一部。十四年后,在1948年9月的济南战役中,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一举攻克济南,活捉王耀武,一雪谭家桥失利前耻,也告慰了当年红十军团牺牲的指战员们之英灵。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智博创业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2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